当前位置:chinafaucet.com时尚风华高科高增长背后:货币资金与利息收入严重不匹配
风华高科高增长背后:货币资金与利息收入严重不匹配
2022-09-29

新浪财经讯 继去年8月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后,风华高科近期又收到2018年年报问询函。

2018年风华高科期末货币资金高达12.12亿元,同比增长161.2%;有息负债(长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余额8660万元。然而去年利息收入和利息费用分别为685.75万元和893.97万元。在货币资金远大于负债的情况下,利息收入却低于利息费用。

新浪财经注意到,从2016年到2018年,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货币资金均迅速增长;负债率降低,有息负债金额也大幅下降,远低于货币资金。与此同时,利息收入却不增反降,出现明显的货币资金与利息收入不匹配现象。

货币资金与利息收入严重不匹配

风华高科是一家电子元器件生产企业,主要产品为MLCC(片式电容器)和片式电阻器。2017年以来,由于日本企业退出中低规格产品,导致普通规格MLCC开始疯狂涨价。

受益于MLCC的涨价,风华高科过去两年业绩一改先前的颓势,高速增长,经营业绩还创了历史新高。

对应现金流入净额也在迅速增长。2015年,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一度只有1658.02万元,2016年到2018年分别达到2.17亿元、4.06亿元、14.62亿元。2018年末账上货币资金达到了12.12亿元,相比前一年的4.64亿元增长161%。

这期间,公司的负债率出现明显下降,从2016年到2018年,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1.96%、27.62%和21.51%。其中短期借款从2016年的5.98亿元,降到2017年的2.82亿元,2018年进一步降到8500万元。长期借款2016年有1.53亿元,2017年与2018年均为零。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数额较小,仅有100多万,变动不大。

然而,风华高科的利息收入却一直低于利息支出,而且从2016年到2018年,利息收入总体是减少的。2016年利息支出与利息收入分别为3087.52万元、1122.43万元;2017年这两者分别为3009.66万元、402.34万元;2018年分别为893.97万元、685.75万元。

新浪财经注意到,风华高科大部分现金为“可随时用于支付的银行存款”,并且从2016年开始,除2017年第四季度外,单季度账上货币资金均高于5亿元。在这种情况下,货币资金与利息收入出现严重不匹配,是很令人费解的。

与此同时,风华高科与大股东旗下的广晟财务公司一直存在着服务协议。2017年协议规定,风华高科存在广晟财务的每日存款余额不超过1亿元,期末存款余额为1 亿元;2018年协议中将每日存款余额上限调高到了1.5亿元,而期末存款为1.4亿元,利息仅有51.62万元。2019年签订的协议中进一步将上限调高到2亿元。

交易所提出质疑,要求风华高科说明是否存在与控股股东或其他关联方联合或共管账户或其他协议约定等情形。

高溢价收购标的商誉减值 库存商品“任性”计提减值

2018年风华高科计提减值准备金额1.94亿元,明细如下:

其中数额最大的是商誉减值,金额高达1.48亿元,占到76%。这笔商誉减值来自2015年收购的奈电软性科技电子(珠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奈电科技”)。

2015年,风华高科以5.92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奈电科技,其中3564.4万元以现金支付,剩余5.56亿元以股份支付。为了完成收购,风华高科配套募资1.85亿元。

这其实是一起关联交易,交易对手方广东科技风投持有奈电科技12%股权,而当时风华高科的监事陈海青在广东科技风投担任董事。而陈海青是由上市公司股东广东粤财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提名推荐担任监事的。广东粤财创投当时是风华高科第十大股东,持有816.21万股。

截至2014年12月31日,奈电科技 100%股权的评估值为59,597.41万元,较账面净资产增值额为40,113.53万元,增值率高达205.88%。2015年年报中确认商誉3.17亿元。

奈电科技承诺了三年的业绩,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净利润不低于4500万元、5100万元和人民币6100万元。根据公告,三年均达到承诺业绩。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2016年,风华高科净利润分别为6478.05万元与 9341.39万元,奈电科技贡献了大部分利润,公司其他业务是萎缩的。

2018年是业绩承诺结束后的第一年,在公司主营业务好转后,奈电科技却开始变脸,全年实现净利润1341.77万元,相比2017年6271.26万元的净利润,下滑了79.08%。

与此同时,奈电科技还陷入官司中。2018年12月20日宁波舜宇光电信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舜宇光电”)就产品质量问题向奈电科技提起诉讼索赔4,030.55万元。一旦胜诉,也许会形成负债,而这次减值之后,奈电科技仍有1.69亿元的商誉。

除了商誉之外, 2018年还计提了2286.93万元的存货跌价准备,上年这个数字为-69.02万元。而2018年风华高科存货为5.03亿元,仅比上年增长1.69%。

对比两年的存货跌价明细,2018年计提金额最大的科目是“库存商品”,年初余额4510.43万元,计提金额达2369.76万元,计提比例达到53%。而2017年对库存商品的计提金额为0。从库存商品金额来看,2017年为5674.83万元远大于2018年。

再看2016年,当年“产成品”余额4705.57万元,计提金额1480.6万元,计提比例为31%。每年计提比例都不一样,中间还有一年计提金额为0,同样令人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