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hinafaucet.com搞笑父母三日谈
父母三日谈
2022-09-22

1.中间为啥要道墙

五一假期,刘劲早就计划好了,要带老婆和女儿去海南玩玩。可就在出发前一天,弟弟突然来电话了:“哥,你到底回不回?不回,那我也不管了。”说着,弟弟就把电话先压了。

刘劲纳闷了半天,终于想起来了。按照老家风俗,老人一过七十,就要把他们的椁先做起来。刘劲的父母今年刚好过了七十,住在老家的弟弟就打电话询问此事,刘劲说:“你在老家负责施工,工钱就由我来出。”和弟弟协调好后,刘劲给弟弟打去了一万块钱后,早把这事给忘了。谁知,两个老人意见得不到统一,施工已经停了下来,刘劲便答应弟弟五一放假回老家一趟,做做父母工作。

刘劲自从下海经商后,人也特迷信,遇事爱请个“高人”算算,这些年,生意也确实顺风顺水。至于给父母做椁的事,更是不能大意。俗话说得好:十人世上奔,不如一人山上困。所谓“椁”,也就是在老人还没去世前,给他们选好阴宅地,先做起来,到百年之后,把棺材就直接送进去。这事说来简单,但过程复杂。就拿给父母选好的这阴宅地,刘劲可是请了高人看了又看,是块风水宝地,若父母意见得不到统一,这椁做不成不说,一拖再拖,倘若父母有一人突然走了,把他们往哪儿放?刘劲是出来混的人,混的就是面子。他可不想留有话柄让老家人说三道四。

和老婆女儿商量后,刘劲开着车就往回赶。

在刘劲的印象中,父母的关系并不好,一生都在打打骂骂。在他小的时候,一直以为他们会离婚,可他们还一直过下来了。现在,他们架是吵少了,但只要遇到事,两人还是喜欢争个输赢。作为儿女,谁都希望父母白头到老,更何况,刘劲父母已经到了白头了,千万千万不能让他们在为做椁这件事上,再闹出个矛盾来。

父母见到刘劲回来,都很高兴,没一点闹矛盾的迹象。吃过晚饭,父母就要刘劲去休息,而刘劲是想早早把问题解决了走人,就坐在桌上,问起父母做椁的事。

母亲见问,先说:“先不说这个,不说这个。你去睡觉,这事明天再商量。”

父亲也笑哈哈地说:“这事不急,我们明天说。”

刘劲已经好多年没在家里歇过,不是嫌家里床不干净,就是不习惯。当着父母的面,刘劲说:“晚上我必须赶回到县城去,明天一早我就得走。关于做椁的事,你俩有什么想法,说出来我们商量商量?”

一听刘劲晚上就要走,母亲态度就先发生了变化,打着脸说:“好好的椁,中间为啥要道墙?”

坐在一边的弟弟说:“人家老泥匠都说了,中间做道墙也是为你们好。”

父亲这时也呛着说:“好不好,我心里不比你们有数?!”

看着他们吵起来了,刘劲却还没明白为什么。就问道:“什么墙?这椁里面还要砌道墙吗?”

2.留个窗户亮堂堂

见刘劲不明白,弟弟就叹了一口气,他告诉刘劲说:“全村给老人做椁,这中间都砌有一道墙,就他俩例外!”

农村做“椁”,真是件很复杂的事。一方面是儿女对父母的孝心体现,一方面也要照顾到老人情绪。有些老人不喜欢儿女给他们选的阴宅地,儿女好心好意做了椁,他们口口声声死后不去那里睡。还有些老人,对这做椁的事,特别在意,这椁做多大,上几个台阶,包括里面点几盏长明灯,都要过问。刘劲的父母不要中间砌道墙,那也是违背砌“椁”的常理。所谓“椁”,也就是老人死后去住的房子。两个老人死时,肯定有前有后。这有前有后,就有的尸体要先腐烂。为了使后死的人棺材进去时,闻不到那腐烂臭味,这椁中间就砌了一道墙,一边睡一个。几百年来,也都是这么砌椁的。

听了弟弟解释,刘劲也觉得父母是无理取闹,大家都是这么做的椁,你俩闹个么事例外?心里想着,眼睛就去看了一眼父母。母亲便说:“我死了,就想挨着你爹睡。”

父亲也说:“你娘胆小,中间隔个墙,她怕。”

刘劲想笑,忍着了。父母这一生关系,作为老大的刘劲,比弟弟妹妹们都清楚。母亲一生都认为她嫁给父亲吃了亏,听奶奶讲,他都三四岁了,母亲还闹着要和父亲离婚。父亲呢,对于不想和他过的女人,也是气不往一处顺,大集体时,父亲长年在外做水利,就像现在打工,一年在家没住一个月。老了,是不吵了,是不闹了,也不至于好到死后还容不下中间隔着一道墙?!

见刘劲不说话,母亲小心地又问了一句:“老大,你就依了我们吧。”

刘劲抬头又去看了一眼母亲,还没说话,父亲就站起来说:“管他们依不依,不依,这椁做好了,我死后也不去睡。”

弟弟这时就吼着父亲说:“那你俩就在一个时辰去死算了。”

“你娘要是先走,我保证不等到下个时辰死!”父亲的犟脾气上来,说完,起身就走,刘劲拉也没拉住。

这时,母亲也站了起来,刘劲怕她也要走,赶紧拉着母亲的手:“娘,你别走,有事我们再商量商量。你说这墙不砌,你想想看,你们是不怕闻那味儿,可我们晚辈……特别你那孙女,她总要回来吧?她总要送你们上山吧?你们忍心让她也闻到那气味?对孩子身体不好呀。你说是不是?”

听了刘劲这么一说,母亲果然就坐了下来,想了想,就顺势一手拉着一个儿子,说:“这倒是个理。要不,这墙照砌,但要在这墙上开个窗,亮堂亮堂。”

见母亲同意砌墙了,刘劲管她什么要求都答应,一边就吩咐弟弟通知老泥匠明天开工,他也好抽身走人。母亲突然拦着他说:“我还没和你爹商量商量,你就要走,还想过几天再回来?”

刘劲只好决定在家里歇一晚上。“你放心儿子,我一晚上不睡,也要把你爹工作做下来。”母亲态度180度大转弯,又对着兄弟俩说:“你兄弟两个,也忙得一年到头没见上一面,好好说说话,我去了。”母亲闪身就走开了。

3.有了窗户好说话

第二天一大早,弟弟通知来做椁的老泥匠来了。母亲也做通了父亲的工作,他们都同意椁中间砌道墙,只是要求这墙中间,要给他们留个窗户。老泥匠一听,掉头就要走,弟弟忙拉着问:“你咋一来就要走了,这椁还等着你做呢。”

老泥匠看着弟弟,又看了一眼准备开车走路的刘劲,直话说道:“你们也不想想,这椁中间砌道墙干什么?就是拦那腐烂的气味。这墙是砌了,却开个窗户,那气味就不晓得从窗户跑过来?话,我就说到这里,你们商量好后再叫我来吧。”老泥匠头也不回地提着泥刀走了。

老泥匠的话,一下子提醒了兄弟俩。刘劲缩回身,关了车门,和弟弟重新回到屋里,见到父母就说:“爹、娘,你们说说,留个窗户干什么?有必要去留个窗户吗?”

母亲不知所措地问:“你昨天不是同意了?”

弟弟气着说:“那臭味,那臭味就不晓得从窗户跑过来吗?!”

母亲就“啊”了一声,望着父亲说:“老头子,那你说说。”

父亲没有任何商量余地,对着兄弟俩说:“这墙,我们都答应你们做了,就叫留个窗户,你们也不同意!我们要安个窗户干什么?说话!”

弟弟一听,“扑哧”笑了:“人都没气了,还说个鬼话。”

父亲一拍桌子,大吼道:“我们就是要对着窗户说鬼话,怎么啦?你们连我们说说鬼话都不同意了?那你们兄弟俩这么大张旗鼓地给我们做椁,到底是有孝心,还是存心要和我们过不去?”

父亲的话,一下子把一边没说话的刘劲,噎住了。他有些憎恶地看了一眼面前的父母,觉得他们真是会演戏。父亲在母亲要和他离婚的时候,听说他在水利工地上,有个相好的女人。有一年过年的时候,那女人还闹到家里,要不是母亲正怀着弟弟,他们可能就真离婚了。这件事,在刘劲慢慢长大的时间里,还偶尔听到他们吵架时,母亲提起过。现在老了,过去的事不提,但至于人都死了,还要留个窗口,说鬼话吗?!

长大工作后,刘劲回家少了。

此时,母亲见刘劲站在一边一直没说话,挡住了气得满脸通红的父亲,走过来对着刘劲说:“你爹一生就这脾气,说出来了,他就没事了。”父亲好像也回应母亲这话的道理,提着开水瓶,给刘劲续了半杯水,就有些不好意思地走开了。

刘劲喝了一口父亲给他倒的水,又望了一眼面前的母亲,慢慢说道:“娘,你就说个心底下话,这事还有得商量没?”

“傻儿子,看你说的,家里事,咋没个商量的。”母亲责怪说:“你们容我们想想,这办法,肯定是有的。”

一天都过去了,母亲还没想出好办法,刘劲急得团团打转。已经在家里住了两天了,吃过晚饭,刘劲就决定不等了,要连夜赶回去。母亲突然告诉他,她想出一个好办法。刘劲忙问:“娘,你快说出来,什么好办法?”

“给那窗户安块玻璃,不就挡了那气味?!”母亲说。

刘劲和弟弟一听,都觉得有道理。刘劲又叫弟弟赶快给老泥匠打电话。为了把握起见,决定等到明天老泥匠来了,把做椁的事安顿好了,他再走……

4.常回家看看

让刘劲万万没想到的,等到第三天老泥匠来了,才知道这椁里面是不能安玻璃窗的。

老泥匠说,这椁里面睡的是阴间人,玻璃反光,天天照着阴宅地,对活在世间的后人不吉不利。刘劲本来就迷信,一听这话,再也忍不住,就对着父母暴跳如雷,连骂带吼地说:“你们的事,我再也不管了。你们要死要活,你们自己决定好了。”说着,就往自己汽车上冲,要开车走人。

父亲慌忙跑过去拉住刘劲,母亲也一路小跑赶到刘劲的汽车跟前,笑吟吟地对着刘劲说:“儿子,你急么事,娘都准备好了。”说着,母亲变戏法似地从怀里掏出一块布,一抖开,上面还粘着花。母亲说:“你看,我给这窗户挂个窗帘,那光儿,不就照不到我们了。”

“儿子,你就是年轻啊。看问题,只看到事情表面,却看不到它实质。”父亲走过来,像个智者对着刘劲说:“你看看,这窗帘,是你娘粘了半年的花,才粘好的。把这粘花窗帘往上一挂,就像个新房了。等到那边了,我再把你娘娶一回,哈哈哈!”父亲话没说完,母亲就赶着去打他,一边还撒着娇地说:“老不要脸的,谁答应要嫁你了……”

看着年迈、嘻闹的父母,刘劲一下子沉默了,接着,眼眶也红了。他可能是太年轻了,他没有读懂父母那一生吵吵闹闹的婚姻里,包容着更多的是对对方更深的爱恋和情怀。他看起来,什么也不缺,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可他连回家和老婆吵架的兴趣都没有。他们的婚姻也走到尽头了,这次海南之行,与其说带她们母女去玩,还不如说这是一家三口最后一次旅行了。

安顿好家里的事后,刘劲也准备走了。这时,弟弟从家里提出一些土特产,说是母亲准备好要刘劲带给媳妇和女儿吃的。同时,弟弟对刘劲说:“哥啊,都快十年了吧?这回你总算陪在家里陪爹娘住了三天。这下爹娘也心满意足了。”

刘劲一惊:“你,你们……这是变着法要留我在家里?”

弟弟笑着问:“你说呢?”

刘劲眼泪一下子淌了下来,他哽咽道:“爹、娘,我答应你们,从今往后,我一定会经常带着你儿媳和孙女,常回家看看。”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不要使用微信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