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hinafaucet.com社会“我在武汉殡葬一线”
“我在武汉殡葬一线”
2022-08-06

武汉肺炎疫情持续扩散,网络先前流传一张武汉殡仪馆发出的公告,指将24小时开放火化。在疫情重压之下,目前殡葬业者也和其他医疗团队一样,随时处于待命状态,但在各种物资都缺乏下,一线人员忍不住对外喊话,「我在武汉殡葬一线,我们现在需要一些援助。」

▲殡葬业者崩溃求助,希望外界提供物资。

“我在武汉殡葬一线”一位该行业的工作人员于3日在微博中发表了一篇来自殡仪馆一名员工「老黄」的自述,这名不到40岁的武昌殡仪馆的文职人员老黄由于疫情重压之下,也上了一线负责接运遗体。老黄口述,进入这一行已经工作快10年,目前是感受最累的一段时间,「我们现在压力很大,汉口和武昌普通死亡遗体我们要拉,疑似新冠肺炎的遗体我们也必须得拉。从初二开始,我们馆所有员工必须上班,没有一个休息的。」

老黄透露,殡仪馆的工作是常人完全无法想象的,「出车回来,了不起洗个手,把自己消个毒,坐几分钟,哪有什么上班时间,二十四小时轮着的。」「比如我一个班,要从早上7点一直上到第二天下午6点,我们职工回来就这样躺着,坐在沙发上等车,等着下一趟。晚上经常就是通宵,累得饭都不想吃。」

▲殡葬业者崩溃求助,希望外界提供物资。

老黄说,殡仪馆的职工,心理上应该是比一般人更能承受压力一些,但自己前几天拉了一具遗体,他从开始进入医院,家属就看不到人了,直到去世,最后家属看到的也就是骨灰盒。从生病一直到死亡,在医院里面隔离,他也看不到家人,家人也看不到他。死者是ICU的,但没有确诊,最后死亡原因就是重度肺炎。

老黄指出,出去接遗体时要穿防护服,戴手套、口罩、护目镜,就算普通遗体,都要做好防护,但现在的问题就是消毒用品,特别是酒精,还有防护服、手套、口罩都非常紧缺。严格来说,防护服应该是一次性的,但现在非常时期,只能通过消毒这个方式,「每次我们接遗体回殡仪馆里后,就用消毒的药水,全身喷洒,喷洒之后把防护服挂起来,每个工作人员就是反复的消毒、穿、消毒、穿。」

老黄最后呼吁,现在大家关注到的大多是医院,医生确实很辛苦,也很崩溃,「但其实我们殡葬员工也很崩溃,真的。我就是希望能帮我们呼吁一下,现在太缺物资了,看有没有爱心人士能帮到我们这些殡葬工人。至于那些辛苦,我们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