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hinafaucet.com搞笑逃跑的文字
逃跑的文字
2022-07-15

1

明嘉靖年间的一天,隐士黄楷在河边垂钓,无意中发现有个秀才正在不远处掌自己的嘴,表情十分苦恼。黄楷感到很奇怪,便来到秀才面前,问他是否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秀才看了他一眼,叹着气把心事向他道来。

这秀才名曰徐仁廉。半个多月前,他与同窗友人孙敏逛街,遇到一个披麻戴孝的中年人在卖画。两人挤进人圈儿后,徐仁廉惊讶地发现,那幅画竟是唐代大画家张萱的一幅仕女图。

徐仁廉问中年人要价多少,那人长叹一声:“若不是急需银子葬父,就是出银千两我也不卖。现在只要三百两银子,画就归你了。”

孙敏是个人精,他将徐仁廉拉到一边,小声说:“徐兄,你不是想去省城考举人,正缺路费吗?不如花三百两把那画买下来,到时候再转手出去,按市价算下来,少说也能赚两百两!”

徐仁廉的父母已经去世,如今仅剩下一些房产和几亩薄田,而他一个书生只知读书,也不会什么营生,手边根本没有什么积蓄,最近正为凑不齐赶考的盘缠而苦恼。听孙敏这么一说,徐仁廉倒是有些心动……最终,孙敏主动提出借徐仁廉三百两银子,将这幅画买了下来。

没想到,等徐仁廉找到画商想要出手这幅仕女图时,却被对方告知画是假的。徐仁廉想到去找孙敏,希望他能陪自己一起去找那个中年人算账。当徐仁廉手握伪画行至一家小酒馆门前时,意外看到孙敏与那个中年人正有说有笑地从酒馆里出来。徐仁廉愣怔了片刻,知道自己被他们联合起来骗了。

徐仁廉怒火中烧,冲过去就和两人理论,可对方像是早就串通好了:中年人坚称卖的是真画,孙敏则反诬徐仁廉是因为想赖账才故意说画是假的。

三人越吵越厉害,最后中年人瞅着个空子溜走了;孙敏更是无耻至极,突然从怀中取出一张欠条,要求徐仁廉半个月内必须还清银子。

徐仁廉本欲到官府告两个骗子,但苦于拿不出证据证明两人合伙骗他,每天只能郁郁寡欢。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孙敏天天带着几个恶奴到徐家逼债。徐仁廉这才明白,孙敏其实早就因嫉妒他的才学而看他不顺眼,先前与他亲近也不过是为了取得他的信任。徐仁廉手无缚鸡之力,面对孙敏的暴行,根本无从抵抗。无奈之下,只好打算把父母留给他的五亩薄田和一处房产卖掉还债,然而他一连找了几个买主,开价最高的也只肯出二百两银子。

眼瞅着半月期限将至,无计可施的徐仁廉心灰意冷,打算投河自尽。但到了河边他又贪生,悔恨交加之下,他才掌起了自己的嘴……

黄楷为徐仁廉的遭遇感到忿忿不平,他沉思了一会儿,道:“你不必心急,我有办法助你对付孙敏。”说着便凑近徐仁廉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徐仁廉听了黄楷的主意,用半信半疑的目光瞅了瞅黄楷,最后估计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点了点头,领着黄楷朝家走去。 2

黄楷跟着徐仁廉回到家,两人前脚刚进门,孙敏就带着几个恶仆跟了进来。孙敏一把揪住徐仁廉的衣领:“姓徐的,今天可是最后一天了,要是你的银子还没筹齐,我就只能不顾同窗之谊到衙门里告你!”

还没等徐仁廉答话,一旁的黄楷冷哼一声,道:“无凭无据,你拿什么去告徐秀才?”

孙敏瞪了黄楷一眼,从怀中取出借据在黄楷眼前晃了晃:“白纸黑字的,就算你是姓徐的找来的帮手,也休想抵赖!”

黄楷也不答话,在心中默念起了祖传法术移字诀。当他把移字诀念完,纸上那些文字竟像长了翅膀一般,一个个剥离纸面,飞到半空,最后从开着的窗户飞走了。

孙敏盯着手中的空白借据,半晌才反应过来。他指着黄楷的鼻子骂道:“妖人,你等着!小爷我自有办法对付你!”

孙敏带着几个恶奴摔门而去。徐仁廉连忙跪地给黄楷磕了几个响头,他劝道:“恩人,你赶快找个地方躲一躲吧!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黄楷却像个没事人似的:“你放心,我自幼习武,料孙敏那小子也不能把我怎样。”

见黄楷自信满满不像撒谎,徐仁廉悬着的心才落了地。为答谢黄楷的大恩大德,他亲自下厨做了一桌菜。两人推杯换盏,边喝边聊,一直喝到月上中天时,黄楷才别过徐仁廉,从徐家离开。

黄楷行至一条人迹罕至的小路上时,突然,从路边的草丛中跃出十几个蒙面大汉。黄楷自诩武功高强,可到底喝酒误事,加之对方人多,最终还是被人从背后敲昏。

等黄楷从昏迷中醒来时,他意识到自己被关在了一间地下室里。没多久,孙敏就出现了:“黄先生,在下把你请到这里来,是想拜你为师,学习能把字移走的法术。你若答应,在下不但会还你自由,还有重金相赠。”

黄楷冷哼一声:“家传法术,不传外人,更不可能传给无赖!”

孙敏脸色骤变,拿起一条皮鞭就往黄楷身上抽,打得黄楷皮开肉绽,奄奄一息,才住了手。

接下来的几天里,孙敏每天都会变着法地折磨黄楷。可黄楷一身硬骨头,被折磨得只剩下一口气,也还是不肯说出移字诀的秘密。孙敏被逼急了,终于拿出了杀手锏。一日,他割下徐仁廉的一截头发丢到黄楷面前,冷笑道:“黄先生和那徐仁廉非亲非故,却因为他沦落到如此地步,实在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啊。可这又有什么用呢?徐仁廉还是会因你而死。”

这一招直击黄楷的软肋,他只好妥协。

孙敏命人拿来一张有字的纸和一张白纸,放在黄楷面前。黄楷把移字诀和落字诀各念了一遍后,那些文字便从一张纸飞到了另一张纸上……

在被孙敏手下的两个恶奴装在麻袋里扛去沉江的路上,黄楷闭上眼睛,发出了一阵凄凉的笑声。

3

转眼几个月过去,孙敏来到省城参加乡试。其实以孙敏的才学,能中个秀才已属侥幸,此次乡试,孙敏也自知中举无望,不过他有自己的盘算。

孙敏与徐仁廉一同进入考场开始答卷,在徐仁廉奋笔疾书答卷时,孙敏却在睡大觉。很快,交卷的时间要到了,孙敏估摸着徐仁廉已把文章作好,就默念移字诀,将对方的文章移到了自己案前的白纸上,然后快速把文章誊抄一遍,并署上了自己的名字。

没过多久,乡试结果就出来了,孙敏出人意料地中了第二名;徐仁廉却因“一字未写”名落孙山。

消息传回乡里,孙家遍邀亲朋庆祝,大摆筵席,根本没人注意到徐仁廉已经失踪了。原来,孙敏趁着自己家敲锣打鼓庆贺的档儿,派恶奴将落魄的徐仁廉敲昏并软禁到了自己家的地下室里。

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孙敏强迫徐仁廉当他的“秘书”,但凡遇到需要做文章的事,就逼迫徐仁廉替他写。

两年后,孙敏进京参加会试。他事先早已买通了监考官,当他拿到试题后,就托人传信给考场外的徐仁廉。待文章作成,又被孙敏使用秘技转移到自己的卷子上。徐仁廉不愧是才子,凭借他的文章,孙敏最终中了个贡士。 4

孙敏凭借自己贡士的身份和孙家的财力,半年后官服加身,在本地当上了知县。可孙敏此人心术不正,自上任后,一心只想搜刮民财,且他荒淫无度,但凡有些姿色的女人,也不管是否婚配,都要想办法弄到手。

一天夜里,有个自称花尚道的年轻男子来到衙门求见孙敏,说自己有一件稀世珍宝想要进献。

孙敏听得门人来报,暗想这花尚道定是来求他办事的,便让门人把花尚道带到书房。孙敏屏退了门人,遂道:“花先生所说的宝贝……带来没有?”

没想到这花尚道却是一笑,指着墙上的一幅聚宝图对孙敏道:“只要大人能将聚宝图中的任意一件宝贝用移字诀移离画面,小人就能让宝贝变假为真。”

孙敏一听,脸色突变。“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是如何得知本官会移字诀的?”

花尚道面不改色:“我与大人乃是同道中人。大人会移字诀,小人会变假为真术。小人此次来访,为的只是与大人合作。”

孙敏见他不像是要威胁自己,悬着的心这才落地。除此之外他也好奇,那所谓的变假为真术,究竟是什么?于是,孙敏催动移字诀,只见墙上那幅聚宝图中的一枚金元宝突然飞离了纸面!说时迟那时快,当金元宝快飞到花尚道面前时,花尚道用手一指,金光一闪,当啷一声,金元宝落地了。

孙敏弯腰捡起那枚沉甸甸的金元宝,拿在手里看了又看,满意地笑了。

自那以后,孙敏委任花尚道当了师爷。白天,花尚道帮孙敏在衙门里办理公务,到了夜间,两人躲在密室里创造财富。

有了特殊的生财之道,孙敏就不再费尽心机搜刮民脂民膏,他把全部心思都花在了寻找美女上。

某日,孙敏在街上闲逛时瞧上了一个绝色妇人,他派人一打听才知道,这名妇人是边关一员大将的小妾。孙敏久闻那员大将的威名,他自知无论靠权势还是钱财,都不可能从大将手中把妇人夺来,只得长叹一声,打消了娶那个妇人做他的第九房小妾的主意。

然而让他自己也想不到的是,转眼半个月过去,他不仅忘不了那个妇人,还因相思过度生了场大病。万般无奈之下,他把花尚道叫到床前,希望花尚道能帮他出出主意。

可这花尚道不仅不替他想办法,还嘲笑他为了一个丑女把自己弄成这样,实在不值。

孙敏反唇相讥道:“花老弟,你说那个妇人不美?那你就弄个倾国倾城的美女来让我看看啊!”

花尚道沉思片刻:“据小弟所知,在皇宫中藏着一幅美人图,但凡见过那幅画的人都为之倾倒。只要孙兄施展移字诀把画中美人移来,小弟就能让美女变成真人。”

孙敏一听,一扫眉间阴郁:“恰好我姑父与宫中的刘公公有些交情,过两天我就备一份厚礼进京拜见我姑父。”

孙敏的姑父,礼部尚书王大人,架不住侄儿的百般恳求,只得带了厚礼去孝敬刘公公。这美人图平日里就放在藏宝阁,藏宝阁内奇珍异宝无数,因此就算把美人图偷拿出来,一时半会儿的也不会被发现。刘公公拿人家的手短,只得偷偷带着美人图来到了尚书府。孙敏目不转睛地盯着画中的美人,哈喇子都要流下来了。

两个时辰后,刘公公将画卷重又放回藏宝阁,可他不知道,自己手中的这幅画卷,已经是张空空如也的白纸了。再说那画上的美人,一直跟着孙敏从京城飞回了县衙门。孙敏把房门一关,花尚道便用他的变假为真术,将那假美人变为了真佳人。 5

仅仅过了三天,美人图上的美人离奇失踪一事就被嘉靖皇帝知道了。此事事出妖邪,嘉靖便派出锦衣卫暗中调查,对外是半点风声都没有透露。

锦衣卫的办事效率多高啊,很快顺藤摸瓜来到了孙敏的县衙。当锦衣卫破门而入进到孙敏的卧房中时,孙敏正与画中美人调笑呢。

再一查,又在衙门的地下找到一间密室,那些借助花尚道的法术变出来的财宝,全部暴露在了阳光之下。更为骇人的是,锦衣卫还在密室里找到了那个失踪已久的徐仁廉!

孙敏也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没等锦衣卫用刑,自己瞧见那些稀奇古怪的刑具,当即就吓得屁滚尿流,把所有实情都招了。

孙敏密室里的财宝统统被收缴国库,他画押的文书也被呈到嘉靖手中。文书上说的那变假为真的法术,勾起了嘉靖的好奇心。此时,锦衣卫已将那美人带到嘉靖面前。这美人真是从纸上走下来的?嘉靖怎么看也不像啊。倒是这张倾国倾城的脸,他是越看越喜欢。嘉靖正欲伸手将美人抱入怀中,突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眼前的美人晃动了几下,越变越扁,最后竟成了一道青烟,飞走了。

很快便有太监进来禀报,说是美人已回到美人图上。不一会儿又有人慌张来禀,说是从孙府搜来的财宝也不翼而飞了!

嘉靖大怒,认定是那个花尚道在捣鬼,当即命人将花尚道拿来问罪。花尚道原就是和孙敏一起被带回京的,现正收押于牢内。

太监领命而去。当狱卒打开牢门,把手搭上花尚道的肩膀时,花尚道竟也晃动了几下身子,身子越变越薄,最终飘身而去。众人这才醒悟,原来这花尚道也是画上下来的人啊。 6

花尚道飞越千山万水,最后飞进了一间茅草屋里,转了个圈,落回几案上的一张白纸。黄楷慢条斯理地将画纸卷成一卷,点火烧毁。

其实,黄楷根本就没死。当日奉命杀害黄楷的那两个恶奴也是贪财之人,黄楷许诺愿以百两白银答谢两人,换来了自己的一条生路。

获救后的黄楷找了一处深山,苦修先祖传下来的法术。因为他知道孙敏在当地与权贵勾结,一般老百姓根本扳不倒他,要想治住这等恶人,不能通过寻常途径。经过几年的钻研,黄楷终于能够熟练运用各种法术。他得知孙敏利用徐仁廉考取功名,如今已成为称霸一方的恶官,当即拾笔作画,让画中人“花尚道”代他去为民除害……

(责编/范文轶 插图/杨宏富)想买3C数码产品怎么办?赶紧在百度搜索 无忧岛资讯 百家号,各种精品数码产品等你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