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hinafaucet.com健身那些学新闻的女生后来都怎么样了
那些学新闻的女生后来都怎么样了
2022-06-22

转眼间又到毕业季,算算自己已经毕业两年了,却还是一次次不由自主地跟朋友说:“在学校……”话说一半就打住,意识到已经再也不在学校了,一转身便发现,除了断不掉的回忆,就剩断掉了的轨迹。人生那么多职业,却唯独不能胜任的就是“毕业”,像一辆刹车失灵的汽车,承载着各种不舍与离别,一旦开始前行,便永远不会有停下来的那一刻,而此时此刻,我们已经踏上了这条永远不可能停下来的路。

张宁和我一样都是新闻学专业出身,大学毕业一年,加上实习期到现在也就一年半的时间,前前后后已经换了好几份工作。张宁说:“我一直以来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出色的媒体记者,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但是步入社会之后,发现梦想仍是梦想,跟现实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2016年2月份我便在一家报社实习,刚开始是有一位资质很高的老师带我,在他那里我学到很多东西,我和老师也很和的来,但是有一天老师突然间跟说我;‘我不能带你了,现在由另外一位老师带你。’当时我就觉得很纳闷,好端端的为什么突然间师傅就换人了呢?

后来我我才知道,是因为报社总编的侄女进报社需要一位好的老师,权衡之下,只能让我跟别的老师学习,虽然说老师只是一个引路人,真正的修行还得靠自己的努力,但就是这件事让我对这个社会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与定位,也许是因为我们在学校里很少会接触到社会中的世俗与无奈,尽管有种种不满,但我最终只能归咎于自己还太年轻,社会阅历太少。”

以前就听说过一句话:十几年的寒窗苦读,你学到的仅仅是书本上的知识,但当你进入社会,你就得重新开始学习,学习人情冷暖,学着接受与漠视,尽管这是你不愿意看到的。

“实习完之后,我应聘到一家报社记者部,每天跟着报社的老师出去采访,觉的忙碌又有意思,我的稿件也在报纸上刊登很多,后来经过半年的努力,我调到了编辑部,成为采编部最年轻的一个责编,每周都是忙忙碌碌出报纸,策划栏目,编辑稿件,我过上了和30多岁人的生活一样没有那种奋斗的感觉,只想把报纸做好但是我自己更对新媒体感兴趣,到发工资的时候却是和当初所允诺的有很大的出入,当自己的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的时候,难免会有心理上的落差,便决定辞职,家里人是很反对的,但我自己觉得做报纸没有出路,还是亦然辞职了。

辞职后,在找工作的种种压力下,我开始迷茫,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很多问题都得不到有效的解决,那段时间我很压抑,很多时候我好想一个人出去走一圈,一个人,一台单反,去云南、杭州、三亚,去那些我想去的地方看看,让自己静下来,去寻找自己的内心。然而最终我只能去西安玩了几天,就匆匆忙忙回来又开始找工作。

曾经我以为以我的性格会在毕业后回到我们那个小县城找一份工作,然而人的思想是在一步一步变化的,在银川,有时候也会感觉我不属于这个城市,但我不想选择安逸,我想在这坚持下去。

在和他人聊天的过程中有时候我也看到了我自己的影子,从毕业到现在,我见过形形色色的人,遇到过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有苦也有甜,当看到自己的作品通过某种方式现出来,那种感觉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了。

很多人会问我为什么要学新闻学,其实那时候的选择也没有个理所当然,曾经大学宿舍的舍友说毕业后都不会从事与新闻有关的工作,那时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没想到如今的自己很热爱这个职业。

我们都在不同的岗位山为自己的梦想而奋斗,有做摄影师的,有做记者的,有自主创业的,有考公务员从政的,我想不管是做什么,只要是自己想要的,跟从自己的内心,寻找最初的梦想,保留自己的良知,不要被世俗所污染就好,我们都还在路上,愿所有有梦想的朋友们都能够朝着梦想的方向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