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hinafaucet.com时尚又到开学季 少数的他们 也需要多数的聆听
又到开学季 少数的他们 也需要多数的聆听
2022-06-22

又是一年开学季。在数百万进入普通高校的新生中,还有一个容易被忽略的群体。

他们常以“励志典型”的形象出现,“身残志坚”“不屈不挠”,是媒体对他们的常见叙事框架。

“在我看来,幸福就是——我不用刻意去励志,不用接受不符合我本身的夸奖,当我有所追求的时候都要和他人一样付出努力去争取。” 残障大学生沈丞晴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只要我一直做事,就会一直有新的问题。我们都会为未知担忧不是吗?那证明我们在前进。”

根据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近日发表的《平等、参与、共享:新中国残疾人权益保障70年》白皮书,从2012至2018年,全国共有6.22万名残疾考生进入普通高等院校学习。

这些残障学生是第一次上大学;有些大学,也是第一次招收残障学生。学生和学校也在持续对话,学习如何把“共融”这件事做得更好。

被欢迎和接纳的残障生

因早产导致了脑性瘫痪综合征,沈丞晴有肢体障碍、听力障碍和言语障碍。现在,她是天津体育学院特殊教育专业大二的学生。

据前文提到的白皮书,截至2018年6月,全国已有61所普通本科高校开设特殊教育专业,在校生1万余人。

2015年,当时的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梁土坤曾对我国普通高等学校招生体检中的残障限制历史进行分析。他指出,在1998年以前,高校招生体检标准对于残障考生进行了严格限制,将所有视力障碍和大部分听力障碍、肢体障碍者都拒之门外;在那之后,对高考考生身体状况设置的门槛才逐渐降低。

如今,残疾人接受高等教育的渠道也在不断拓宽。《残疾人参加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管理规定》的实行,就是从制度层面为残障学生参加高考提供了平等机会和合理便利。

沈丞晴在2018年高考时就申请到了这样的“合理便利”——免除外语听力考试、使用轮椅、延长考试时间、优先进入考场。

她曾把生活在普通学生间的自己比喻成“迷路在海沟的鲸鱼”,感觉看不到希望,对校园生活感到担心。

大学向她敞开了怀抱:辅导员替她定制了轮椅路线,学校对部分区域进行了坡道改造,了解她情况的老师在上课时会特意站在她身边,让她能听得更清楚。

纸鸢(化名)也曾是一名残障大学生,毕业于2007年的她感慨,十几年过去,进入高校学习的残障学生越来越多,学校给予的支持也越来越多。“校方更能理解,这些改造、便利是残障学生应该获得的支持;从大环境上来讲,学生去向学校申请这些合理便利时,也更加理直气壮。”

并不需要过度保护和关注

“在学生接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便主动联系学校的招生办或有关部门,告诉学校具体的残障情况,以及是否方便上下楼梯,能否安排低楼层或在无障碍条件较好的楼层上课……”

开学之前,陈睿也在一个微信公号上详细写下了对肢体残障大学新生的建议。其实核心内容,也是多沟通。

陈睿今年从中国民航大学毕业。2016年寒假,已经是大学生的陈睿因意外导致脊髓损伤,在康复训练数月之后,他坐着轮椅重返学校。

熟悉的校园,以另一种面貌在他面前展开。

他会注意无障碍坡道是否坑洼不平,会注意路面上是否有积水,会看到那些细小的容易被同学无视的路面裂缝。他还多了一些“人生经验”——比如,如何找人帮忙。

如果要去一个无障碍条件不好的地方,就需要人帮忙抬轮椅。“你要知道什么样的人适合找。”最好是男生,不要太瘦;走得急的人别叫,打电话的别叫。“什么样的人最合适找呢,就是看起来在等人的,慢悠悠地和一群人一起走路的,刚刚下课或刚刚洗完澡的,他们会很热情地来帮你。”

确实,陈睿有时需要帮忙。但他也坦言,他并不想要被过度关注。

“我坐轮椅走在道上,有时走得慢了,或者停下来了,会有人很好心地来问——同学,要不要来推一下你?其实我没事,我就是停下来看个手机。有时没有残卫,我只好去普通厕所,也有人问,要不要帮忙,其实挺尴尬。”陈睿说,想要帮助,最好是在残障人士寻求帮助时进行回应。“不要为我们提供没有征询过意见的帮助,可能好心办坏事。”

沈丞晴也坦言,之前得知自己的室友是“志愿者”时,她也一度倍感压力。“我只想要有个单纯的‘室友’,而不是接到任务特意被派过来帮你的人,我就怕老师会全程一直关心我。”其实她的需求是八个字——“给我支持,让我自由”。

是不一样,但那又怎么样

“一定要认清自己。你要清楚,你就是和别人不一样;你的身体条件就是不好,但这个可以变成你的优势。”肢体残障者谭义明在三年前和其他小伙伴一起创立了少数派社群,关注青年残障群体。一直以来,谭义明给他们的建议就是:到了大学,要广交朋友,要学会去公开表达。

不要担心所谓他人的眼光。因为如果大学不尝试,未来尝试的成本会更高。“你最终是要步入社会的,你要去工作,你必须去融合。”

一开始谭义明的工作找得并不顺利。他精心选择了适合自己的岗位,下载了好几个招聘APP,投出的简历也得到了部分回应。不过,得知他坐轮椅以后,一些原本发出面试邀约的公司就打了退堂鼓。

多位残障大学生向科技日报记者表示,社会对残障群体的普遍误解,是认为残障约等于无能。“他们觉得你需要一直被照顾,对你没有什么要求和期待。你能独立出行就很了不起,你学习不错那就是优秀,如果你天天开心,那就是坚强乐观。”纸鸢说。

相比之下,陈睿的工作找得算是顺利。他从朋友处听说了外企残障专招,最终入职了渣打环球。

“五百强啊,我当时面试的那些公司,是大家挤破头都不一定能进去的大企业。”陈睿半开玩笑地说,“我以前想都不敢想能进500强,但因为残障,我挤进来了,我还成功了。”他建议,大家找工作时可以去正规互联网招聘平台和相关社群,多方搜集企业的招聘信息。

谭义明后来上了求职节目,进了一家做少儿编程教育的公司,策划了好几个针对特殊人群的公益项目。公司所在的写字楼无障碍做得很达标,他可以坐着轮椅自由出入。谭义明还拥有了楼内无障碍洗手间的钥匙——“我就是VIP了。”